14 Jun, 2024

猴痘是什麼?怎麼傳染的?症狀有哪些?懶人包一次看!

什麼是猴痘

猴痘最早是1958年在丹麥哥本哈根的疫苗實驗室裡,研究猴子群體中被發現的。
而世界第一例人類病例則是於 1970 年在剛果民主共和國出現。
因此它是一種病毒性人畜共通傳染病(動物傳播給人類的病毒)。
猴痘主要發生在非洲中部和西部,通常靠近熱帶雨林,並且越來越多地出現在城市地區。動物宿主包括一系列囓齒動物非人類靈長類動物

猴痘怎麼傳染

直接接觸受感染動物的血液、體液或皮膚或黏膜損傷就有機會感染猴痘。
猴痘的天然宿主尚未確定,但最有可能的是囓齒動物和靈長類動物。
食用受感染動物的未充分煮熟的肉類和其他動物產品是另一個可能的風險因素。

那人與人之間的傳播呢?

可能是由於密切接觸呼吸道分泌物、感染者的皮膚損傷或最近被污染的物體造成的。
通過飛沫呼吸道顆粒傳播通常需要長時間的面對面接觸,這使活躍病例的衛生工作者、家庭成員和其他密切接觸者面臨更大的風險。
另外,猴痘也可以通過胎盤從母親傳給胎兒(這可能導致先天性猴痘)或在出生期間和出生後的密切接觸期間發生。
雖然密切的身體接觸是眾所周知的傳播風險因素,但目前尚不清楚猴痘是否可以通過性傳播途徑進行特異性傳播;也不清楚無症狀者是否會傳播疾病。

猴痘的症狀

猴痘的潛伏期(從感染到出現症狀的時間間隔)通常為 6 至 13 天,但也可以為 5 至 21 天。

感染症狀與體徵可分為兩個時期:

  • 侵襲期(持續 0-5 天):
    發燒、劇烈頭痛、淋巴結腫大(淋巴結腫大)、背痛、肌肉酸痛和虛弱倦怠。
    約5成患者會出現淋巴結腫大(如耳週、腋窩、頸部或腹股溝等處)​,由於天花、水痘、麻疹不會出現此病徵,可藉此作為區別。
  • 皮膚發疹期
    皮疹通常在發燒後 1-3 天內開始。
    皮疹往往更集中在面部和四肢而不是軀幹上,它會影響面部(發生率95%)、手掌和腳底(75% )。口腔粘膜(70% )、生殖器(30%)和結膜以及角膜(20%)。
    皮疹從斑塊(基部平坦的病變)依次發展為丘疹(略微隆起的堅硬病變)、水皰(充滿透明液體的病變)、膿皰(充滿淡黃色液體的病變)和乾燥脫落的結痂。
    病變的數量從幾個到幾千不等。在嚴重的情況下,病變會合併,直到大部分皮膚脫落。

猴痘患者還有可能會引發繼發性感染、支氣管肺炎和敗血症等重症疾病。因為每個人的身體體質不一樣,所以並不是所有猴痘患者都會出現這些情況。
重症更常見於兒童和免疫缺陷者,如果患者本來身體就不好的話,就更容易得重症。嚴重時會致死,死亡率在3-6%,大多數個案可於幾週內康復。
大部分人會在有症狀之後的14-21天內消退,但消退後,臉上和身上之前長過皮疹的地方,會留下很多坑坑洼窪的痕跡,並且不會消失

猴痘跟天花有什麼關係?

猴痘屬於正痘病毒,跟之前在全球肆虐的天花是近親。
數據表明,猴痘病毒跟天花病毒的抗原性、生物學特徵和形態結構都非常的相似,甚至連症狀都很像,比如說感染了猴痘病毒跟感染了天花都會出現全身性的皮疹,還有發熱、頭痛、背痛等症狀。
但猴痘病毒跟天花相比,還是有不一樣的地方,天花的傳染速度明顯快於猴痘;其次是症狀嚴重程度不同,天花的症狀會比猴痘嚴重的多
並且感染了天花,是不會出現淋巴結腫大的症狀,但感染了猴痘病毒,就有可能會出現淋巴結腫大的症狀。

猴痘的治療方法

猴痘症狀通常無需治療即可自行消退,治療過程中應著重於照顧皮疹,應讓皮疹處保持乾燥,需要時可用敷料覆蓋保護。
世界衛生組織資料顯示,牛痘免疫球蛋白 (VIG) 可用於嚴重病例。
此外,一種用於治療天花的抗正痘病毒藥物(tecovirimat,商品名為 TPOXX)也於 2022 年 1 月獲批用於治療猴痘。

如何預防猴痘?

避免與患者或疑似患者接觸,若有必要與患者接觸,須注意以下幾點
1. 靠近患者時應佩戴口罩
2. 避免接觸患者皮膚、皮疹處(若需接觸請使用一次性手套)
3. 定期清潔雙手、用溫水和清潔劑清洗患者的衣服、毛巾、床單和餐具

此外,猴痘是由猴痘病毒所引起的罕見傳染疾病,與天花病毒同屬正痘病毒屬,接種天花疫苗能提高保護力至約 85 %。
民眾在接觸猴痘病毒前後都可以接種天花疫苗,接觸後4天內接種最好,如果是接觸後4-14天內接種疫苗,可能會減輕症狀,但不能百分百保證不患病。
不過據美國疾控中心表示,天花疫苗並不是終身有效的,天花疫苗只能保護我們3-5年,如果後續還想接種,則需要接種加強針。

據世界衛生組織表示,因新冠疫情的原因,多個國家都限制了社交距離,採取了一定的封控手段,因此,就目前而言,猴痘病毒並沒有大規模暴發的可能,不需太恐慌。
但儘管大流行機會不高,我們仍然必須謹慎,保持警覺,因為猴痘目前還有很多問題沒找到解答,比方說,病例突然增加是不是因為猴痘病毒已經突變,導致病毒比過去更容易傳染?或是使得病毒能在不被察覺的情況下無聲散播?現在的病例是不是全來自同一個感染源?或者其實是有好幾條感染鏈同時存在?在這些疑問沒有水落石出之前,我們就不能高枕無憂。